看国外是如何对付老赖的

2017-04-06 09:07:31我要评论

  沈亦伶绘

  神奈川县茅崎车站附近的无人售货菜摊,摊位上标示了蔬菜价格,顾客一般都会自觉将钱放入篮筐内。
  本报记者 贾文婷摄

 

  有道是,“言不信者行不果”,其实,行不果者也应“罚必严”。社会上屡禁不绝的各种失信行为,让人不断追问:对付“老赖”咋就那么难?一些国家在信用体系建设、推进信用记录发展和信息征集共享的过程中,通过保护守信之人,让“老赖”寸步难行,对我们或许有所启发

  

  德国

  破产六年后 欠债将归零

  本报驻德国记者 管克江

  德国人看重诚信,但不诚信的例子也不少见。处理办法是“先礼后兵”,严格执法也不忘人情。从下面三个小故事可见一斑。

  第一个小故事是坐地铁逃票。德国地铁站是不设闸的,需要靠乘客自觉买票。但有专门人员随机抽查,一旦查到逃票就会处以数十倍判罚。目前,柏林公交城区单程票价格为2.8欧元,逃票罚款金额为60欧元。

  值得注意的是,“逃票”在德国不算违规,而属于刑事罪。以柏林为例,每年被抓逃票的人有数十万,每次罚款时都会记下身份证件号码。通常,偶尔逃票者缴纳罚款即可,柏林运输公司无权将记录交给信用登记机构Schufa。但如果乘客短期内多次被抓逃票,后果会很严重——他会被认为有意欺诈,从而被告上刑事法庭,严重者将被判刑,留下人生污点。对于拒绝缴纳罚款者,柏林运输公司将事务交给讨债公司打理。如果依旧无法解决,欠债人将被捕入狱。德国纳税人对此牢骚很大,因为一个囚犯一天的预算是133欧元。

  第二个小故事是,德国人偏好现金,不爱信用卡。据统计,德国人钱包里平均装有123欧元的现金,几乎是法国人或澳大利亚人的两倍。德国80%以上的交易用现金完成,而在英国,60%的交易使用信用卡。

  德国人不爱欠债来源于对恶性通货膨胀的惨痛回忆。在魏玛共和国时期,物价飙升上天,一片面包价格4280亿马克,1000克黄油需要花6万亿马克。二战之后,德国再次发生了恶性通胀。也有分析认为,德国人对债务的厌恨根植于心。在德语里,“债务”一词来源于“罪恶”。使用现金可以很好地控制支出。

  尽管如此,德国人的欠债情况还是很严重。据统计,德国大约有660万人收不抵支,其中有一半人人均欠债3.3万欧元,可能终生无法“翻身”。

  第三个小故事和还债有关。

  法兰克福有一位带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向35位债主举债4万欧元。自己无力偿还,债主又不愿大幅减免,她就向法庭申请了个人破产。根据法庭判决,破产6年内是她的限制行为期。为保证她和家庭破产后的基本生活,这期间月净收入在1560欧元以内可归个人所有,超出部分的50%将用于还债。如果她买彩票中大奖或者有其他一次性收入,这笔钱也不必用于还债。破产期间,她将不得有奢侈性消费,出行不能坐飞机头等舱或火车头等座。

  不过,6年以后,她的负债将归零,她在个人征信系统中的不良记录将被消除。德国豪埃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志远对本报记者表示,德国的这个法律重在保护民众,让他们即使负债累累也能过上基本有尊严的生活,并给予“重新做人”的机会。

  

  美国

  一个安全码 信用全能查

  本报驻美国记者 王如君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欠债不还,甚至故意逃债,这在经济发达的美国也一样。不过,恶意欠债不还的“老赖”在美国比较少,这归功于美国成熟的信用体系、规范的追债公司和完善的社会管理机制。

  在美国,绝大多数合法居民都拥有一个九位数的社会安全号码,类似于中国的居民身份证号码。社会安全号码资料里记录的不仅是性别、年龄,还有个人信用信息,包括水电费缴纳、保险缴纳、个人所得税缴纳情况,以及与金融机构打交道等方面的记录。如果什么机构想查看你的信用记录,只要把社会安全号码输入全国联网的计算机中,便可一览无遗。

  通过信用体系设置防火墙。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推广信用体系积分系统(FICO)。大多数银行和信用卡公司都用该系统来评估一个人的信用价值及债务偿还能力。FICO积分系统主要包括:支付历史(占比35%)、所欠债务(30%)、信用历史长度(15%)、正在使用的信用类型(10%)、新的信用(10%)。

  一般而言,FICO积分在300—850分之间,分数越高,信用越好。如果信用积分在680分以上,去银行贷款时,银行会毫不犹豫大开绿灯;如果在620—680之间,银行就要对用户情况进行进一步评估而后决定;如果在620以下,银行则要求你满足规定担保条件或干脆不予办理。

  信用体系再周密,总有漏网之鱼,这就催生了合法追债。考虑到成本和效率,美国绝大多数公司一般都雇佣追债公司追讨债务。这些追债公司必须有合法的资质,须以合法手段追讨债务。对债务人来说,如果实在无法偿还全部债务,还有两条路:聘请债务处置公司来处理债务,或者选择破产。美国人多数宁愿破产也不愿做“老赖”,因为做了“老赖”,不仅有坐牢的可能,还得一辈子背上沉重的失信枷锁。

  美国的社会机制重在保护老实人。美国人相当依赖信用记录,比如求职时,雇主会根据社会安全号进行查询,了解求职者的过去,从而决定是否录取。租房时,房东同样会查询信用记录,看看租客过去是否赖过账,是否为此上过法庭,并被房东赶走过。如果你是“老赖”,求职、租房的时候就会处处碰壁。

  当然,如果你的信用记录很好,就会干什么都很顺利。比如买汽车保险时,如果没有违章或事故记录,就会享有保费折扣;继续保持记录良好的话,第二年、第三年保费还会继续降低。因而,多数美国人愿意老老实实地积累自己的信用记录,享受社会的各种便利和实惠。做老实人轻松自在,做违法者处处难行。

  

  比利时

  信用有污点 被人瞧不起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任 彦

  奥利威尔是本报记者的比利时朋友,他前不久遇到一件烦心事。由于搬家时没有及时更新住址,好几个月都没有收到账单,自己也把缴费的事情忘在脑后。等他终于收到账单时,发现好几张来自一家追债公司,费用金额翻了几番,原本一个月40欧元的电话套餐一下子变成了200欧元。

  奥利威尔很快就把所有账单都一一付清。“这件事让我痛苦,不是因为多掏了腰包,而是由于自己的疏忽被动成了‘老赖’。”他对本报记者表示,“老赖”在比利时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一旦我拖欠账单的行为上了征信系统,我在申请银行贷款、办理一些证件时都会遭到拒绝,在日常生活中也会被人看不起,好像犯了罪一样。

  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法学院任教的张蕾博士对本报记者说,在比利时,绝大多数人都会避免成为“老赖”,因为“老赖”不仅受到道义谴责、承受心理压力,还要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消费信贷在比利时人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年轻人大多通过消费信贷买手机、买车、买房。如果一个人有拖欠费用行为,就会被认为存在信用问题,债权机构为了规避风险就会拒绝与这样的人合作。如果一个比利时人不能从商业银行得到贷款,他的日常生活就会受到极大影响。”

  在比利时,“老赖”现象并不普遍,但还是有一些人故意或无意拖欠各类费用。为了惩治这种行为,追债公司在比利时应运而生。通常,债权机构会首先向欠债人发出提醒通知,给对方一个至少14天的付款期限。在此期限内没有收到相应账款,债权机构就有权利委托追债公司出面讨债。

  追债公司接到合同委托后,会向欠债方发出附有账单说明的追债函,此时账单金额比实际消费金额高出不少,因为增加了滞纳金罚款以及追债费用。多数欠债人都会在收到追债函之后第一时间还款。但还有一些人无力偿还,或者抱着侥幸心理继续拖欠。此时追债公司就会派专人登门收取欠款。如果沟通无果,追债公司会申请法律文件许可,强行用欠债人的资产来抵债。如果依然无法讨回债务,债权机构最后会诉诸法律渠道,将债务人告上法庭。

  “追债公司和法律诉讼固然对于遏制老赖行为有着重要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信用体系。”张蕾说,比利时之所以老赖较少,是因为有一套完整的社会信用体系,它的核心是征信管理体系,中央银行的信用信息办公室是管理中枢,该办公室对于企业和个人在分期付款协议、消费信贷、抵押协议、租赁和公司借款中出现的不履约信息都记录在册。

  “这些信息会添加到身份证芯片里,在比利时看病、买药、办签证等日常生活中都需要刷身份证,如果你的信用有污点,马上就会被发现并受到冷遇。”张蕾说,个人信用对社会的健康有序运行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个人信用不仅是一个人操守的记录,更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财富。

  

  日本

  拖欠手机费 可能惹官司

  本报驻日本记者 贾文婷

  在日本郊区的农园前,时常会看到一些无人售货的小摊位,上面摆着待售的水果蔬菜,仅有一个盒子充当“收银机”。绝大多数日本人会在拿了商品后,按标示价格向盒子里投入现金,这是高度诚信社会的一个缩影。

  日本个人信用体系建立较早,绝大多数人能够自我约束,确保信用社会的稳步前进。有三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推动了日本个人信用体系的发展,即征信中心、行业协会和信息审查模式。

  日本的三大征信中心分别是CIC、JIC、KSC。日本国内的金融机构、信贷公司至少是其中一家机构的会员。征信中心的服务基本能满足会员对个人信用信息征集考察的需求。申请信用卡或者贷款时,发行方会通过征信机构,审查个人信用,从而做出决定。

  近年来,随着生活方式的极速变化,日本国内信用不良的人数也在不断膨胀。据CIC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20日,在该机构登录的信用信息为6.9403亿件,其中1594万件出现“异常变动”。滞纳期超过3个月、贷款主体破产等情况,都称为异常变动。例如,有人恶意拖欠手机费,就有可能登上信用黑名单,从而无法通过相关审查。业界人士分析认为,日本境内至少有300万人上了信用黑名单。一旦上了黑名单,相关记录也将保留5年。期间不仅影响个人信贷行为,还可能惹上官司。

  日前,23岁的真坂(化名)拖欠了日本某通信运营商的话费,不得已将手机号转到另一家通信运营商之下,4个月后他收到了法院传票,看到被告栏中赫然印着自己的名字,不禁一身冷汗,未曾想有一天会因为拖欠手机费而惹上官司。真坂最后与运营商和解,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偿还话费。

  其实,生活中很多小过失都会让借贷方登上信用黑名单。例如分期付款购买手机、家电时,若延迟付款的次数超过5次,就可能对未来申请住房贷款带来直接影响。此外,没有及时还助学贷款,也是不少毕业学生的盲点。

  常年从事信贷研究的淡河范明表示,虽然税金、健康保险费不计入个人信用信息的考察范围,但及时缴纳相关费用非常必要。金融机构可能视情况要求借贷人提供完税证明等材料,按时缴费的良好记录有助于通过审查。

  本报记者身边的日本朋友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因拖欠卡债影响了个人信用,给自己的生活也带了不少麻烦。原则上把握适当的消费额度、按期还款才是与信用社会相符的正确行为。

(责任编辑:唐姗姗)